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作品
远山的清泉(“五水共治”征文一等奖作品)
发布日期:2017-04-25 浏览次数: 作者:八(1)班 孔奕然 来源:二中教育集团

        我家后面是长岗山,山上有清泉。在我小时候,外公外婆每天早上会徒步上山,用大的矿泉水瓶拎上两桶水带回家,既锻炼身体,又为家里老小提供了清洁的饮用水。用这水泡茶,清香甘冽,有时候我也会倒上一杯,感受这来自大自然的馈赠。可是我一直没有上去看过。
       这个休息日,春光明媚。妈妈刷着朋友圈的春光图,想让爸爸带我们出去走走。正好我的辅导课上完,有了半天的空档,我按捺不住,跟妈妈说,我们上长岗山去探寻一下山泉吧。
       山泉在半山腰,从东皋岭隧道前面的岔路口上去,就是前往红卫水库的老路。听爸爸说,以前到岱山的汽车就是走这条路,现在有了定沈线,有了定马公路,这条路便空闲了下来。路两侧是葱绿的杂树,掩映着风格不一的农家院落,倒也错落有致。一个老伯伯推着自行车,车上挂着两桶水,正从山上下来。
       妈妈采了几枝野山花,我们边走边聊,春风拂面,甚是惬意。山谷中有布谷鸟在叫,一阵一阵地,平添了几分幽深旷远的味道。我正在奇怪每天望见的水库大坝到了脚下竟然不见踪影,转过几户人家,却见红卫水库大坝跃然而出,混凝土勾勒出坚实的坝体,横亘于两山之间,气势恢宏,端正肃穆。我一口气跑上坝顶,本以为能看到碧波荡漾的美景,却一下子泄了气,只看见偌大的水库排光了水,坦露出黄得刺眼的地基,几台挖掘机正在对岸专注地忙碌着,山边拉着一条五水共治、兴修水利的标语。原来,每年的此时正是水利建设的大好时机,人们抢在汛期到来之前,将水库修缮扩容,为接下来的贮水做准备呢。
       水库好像一位慈祥和蔼的长者,正在接受体检和保养,如此一想,我便释然了。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远山褪去了冬日的萧条,间杂着桃树李树的繁花,依稀可见干涸的水道从林间逶迤而下,一眼望不到头。爸爸不无得意地说,他以前读书的时候和同学一起到水库里游过泳,一直游到了对面。我指了指旁边立着的“保护水源禁止游泳”的牌子,说,要是搁现在,你就等着受罚吧。
       爸爸不放过给我“上课”的机会,他说,舟山是海岛地区,自古缺水,所以解放后修了很多水库。那时候条件差,都是肩挑背扛修起来的。可是岛上还是经常闹水荒,有时候水库都见了底,只好采用定时供水,等老天爷刮台风送点雨水过来。后来有了大陆引水工程,从海底铺了几十公里的管道,把姚江口的水引到舟山来,才逐渐地解决了居民的供水问题。说到这里,我想起了晚报上登的黄金湾水库航拍全景图,大陆水抵达舟山后首先就是注入黄金湾水库,令人惊叹的不只是雄伟壮观的水库堤坝,还有人与自然和谐对话的山海美景。
       沿着水库往上,转过几个山坳,就看到了山泉。几个人正围着一处取水点在取水,有心人用水泥筑了个蓄水池,装了引水管。前几天雨水充沛,路边溪水欢快地流着,用手掬一捧,清冽澄澈。有人说,这水卫生不达标,我倒是觉得人们对清洁水源的渴望和珍惜、对自然的信任与依赖,就如同这奔腾不息的溪水一般,纯净透明,弥足珍贵。这难道不是世世代代舟山人民运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解决生存难题的象征吗?
       我装了一瓶水,回到家中,插上我和妈妈采的映山红,放在窗台上。远山有清泉,送水上海岛,我仿佛看到云雾缭绕的大陆那头,一泓清泉潺潺而下,流过千岛海山,流进千家万户,让海岛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